前高盛纽约VP任凯:我为什么回国做智能投顾创业

发布日期:2019-03-22 点击次数:0


5月,央行成立金融科技委员会,金融科技应用试点有望加快,引发了大量关注。2016年以来,“金融科技”一词即热度渐起,大有追赶“互联网金融”之势。从大众舆论到业界,从坊间到监管,从国内到海外,金融科技颇有“燎原”之意。  
   
那么,科技到底如何改变了金融?金融科技的本质是什么?金融科技的发展趋势是什么?……  
   
零壹财经特别策划了“金融科技百人谈”系列文章,与支付、征信、网贷、农村金融、消费金融、区块链、互联网保险、互联网银行等多个业态以及国外的百位金融科技相关人员进行对话,以期获得上述问题的答案、启发思考。  
 
阿法金融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提供机器人投顾服务的公司,它为机构用户提供投研投顾、市场咨询、量化策略、新闻分析等服务。2017年2月,阿法金融推出以阿法分析师、阿法操盘手、阿法投顾作为核心的智能投资生态系统。
 
 
2016年2月和2017年6月,阿法金融先后获得了天使轮和Pre-A轮融资。
2017年,前高盛纽约VP(副总裁)任凯回国,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阿法金融,并出任CEO。近日,零壹财经与他就其创业动机、智能投顾的路径选择、智能投顾和智能投研的不同等话题进行了交流。
 
任凯
 

为何回国创业?

 

零壹财经:请问您为什么放弃原来在高盛的工作,是觉得现在的工作更有意思吗?

 

任凯:对。首先,我有技术方面的背景,我在高盛十多年的工作背景能够让我知道金融机构里面有什么方向可以用技术去改变和提升。第二,我本人对投资很感兴趣,拿到CFA之后我就想去做量化投资业务。近年来,量化投资和人工智能有很好的契合点。但是在美国,自己创业不是那么容易,很难找到合适的合伙人和团队。而中国在这个方面又有很大的市场和需求,所以我选择了回国和大学同学一起创业。

 

为何选择服务机构这一路径?

 

零壹财经:阿法金融为什么选择面向机构客户?

 

任凯:因为我们觉得这是个巨大的市场。

 

机构一般会有买方和卖方两种业务。

 

买方业务是资管类的。传统量化投资的团队可以有两到三种不同的量化策略,根据客户不同的风险偏好匹配一个最符合客户要求的策略。但其实每个客户的具体情况是不一样的,所以针对同一类型的客户,策略其实应该也是不同的。由于人力成本和修改策略难度的限制,为每一个客户做量身定制策略是不太现实的。但是机器人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把每个客户的要求作为投资限制条件,在事件驱动加上量化选股的框架下,可以做到为客户进行量身定制的量化投资策略。

 

卖方业务是通过研究向客户提供投资建议、交易服务、或者研究报告。很多公募、私募,包括一些海外的投资机构都需要有投研报告才可以进行投资。中国有大约3000家的上市公司,但是大型金融机构中的投研、投顾分析师有成百上千名,相当于平均一个人覆盖一两支股票,而在欧美市场,一两个人可以覆盖一个行业中所有的上市公司。所以,中国金融机构中对提升投研投顾效率有非常大的需求。

 

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以人力为主的投研投顾模式变成一个人机结合的模式。我们并不是要创造一个新的东西,而是使用机器,按照人的思维方式,来把事情做得更快更好。现在的投研投顾模式,一个团队可能需要花几小时去搜集、分析、计算,效率非常低,而我们的机器人分析师可以在几秒钟之内量化一个分析结果,并且能自动把分析的结果生成研报模板。我们可以分析一个事件、一个天气现象或者一份财报发布会对市场产生什么影响;宏观经济、一个重要的数据指标的发布会对市场带来什么变化;还可以快速分析一些标的、自选股、板块之间的相关性。

 

零壹财经:阿法投顾就是面向C端客户吗?

 

任凯:阿法投顾服务的是券商内部的存量客户或者是市场上潜在的增量客户,我们自己不直接面向C端客户去推广。我们公司的整个产品都是面向机构服务的,只是面向不同机构的用户群,有的是券商,有的是分析师团队,有的是销售,有的是资管。对于存量用户而言,非常及时精准的时事分析、市场机会、量化策略、智能投顾会让给他们更愿意留下来。对于市场的增量用户,如果他们可以得到优质的服务,会更愿意来券商这里开户进行交易。

 

零壹财经:在中国,面向C端的智能投顾团队都需要牌照,如果只提供投资建议,是不是也需要证券咨询牌照?

 

任凯:这个是很专业的问题。我跟我的公司说,我们永远不会去触碰合规这条红线,永远不会在灰色地带游走。那我们是怎么切割我们的合规问题呢?首先阿法分析师是一个面向机构内部的分析软件,它不存在合规问题,我们不向投资者推荐股票,也不帮投资者做买卖。对于阿法操盘手,我们没有牌照,所以我们不做资管,我们不会自己去发行基金或者募集。我们和机构合作,机构有牌照,我们是投顾方,机构可以去发布一个新的基金,我们给它提供策略,或者我们帮助它现有的基金做策略调整。最后,对于阿法投顾,我们不是以盈利为目的去推荐股票,不会向C端客户收费,我们是通过机构向他们的C端客户提供服务,机构有投顾牌照,机构的合规部门可以对服务进行审核。

 

智能投顾和智能投研有何不同?

 

零壹财经:现在智能投顾领域也有很多玩家,比如说璇玑、投米RA,阿法投顾和它们之间有什么区别?

 

任凯:市场上很多智能投顾公司是面向客户去做资产配置或推荐投资组合的。慢慢地他们发现这样做的瓶颈在于市场获客比较难,而机构里面有很多C端客户是需要投顾服务的,所以它们转做2B或者2B2C。他们的业务模式是客户画像、资产配置、智能投顾等。

 

而阿法金融做的是分析投研类,我们不是给客户做资产配置,而是给需要投资的客户做舆情分析、机会分析、事件分析、相关分析等,所以我们做的其实是智能投研。

 

智能投研类的2B服务,现在也有公司在做,这些公司也可以分成很多细分领域:有一类公司做的是金融界的谷歌,他们降低的是新闻搜集的门槛,客户搜索一个标的或公司,他们可以给出与之相关的任何新闻、公司、数据、知识图谱等;阿法投顾做的是另外一个细分领域,我们降低的是研究分析的门槛,我们并不是说把标的的所有信息都给客户,而是把信息整合之后,把量化分析的结果给客户。

 

零壹财经:像万得、同花顺、东方财富、恒生做智能投研,他们已经积累了很多数据了,尤其是万得,很多券商都在用,私募也在用,它们为什么不直接做智能投顾呢?

 

任凯:我觉得智能投研和智能投顾不太一样。智能投研是以数据和分析为基础,帮助客户进行投资研究。而智能投顾是要根据客户的需求,帮助客户进行投资决策。帮助客户进行决策是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的专业行为,而且这一块不一定能直接给他们带来非常大的经济效益。好比彭博社有那么多的数据和资源,它也没有去做智能投顾这件事。我认为大概有几个原因,第一,它的强项不在这个地方,彭博社已经是世界上最牛的金融数据资讯公司了,它努力在把金融资讯这个事情做到极致;第二,如果彭博社做了智能投顾这个方向,相当于是和很多资产管理的投行在竞争客户,如果结果不是很理想,对它的声誉和现有业务可能还会带来负面影响。所以,在智能投顾的投资给它带来的回报不足以吸引它重新在这方面进行一个布局。

 

零壹财经:你们有没有想过假设所有的证券公司都用你们的产品,立马得到同样的分析结果,这对你们会有什么影响?

 

任凯:首先对于同样的分析结果,不是每一个投资者都会有同样的投资决策,投资决策需要根据自身的投资需要来决定。第二,投资者对市场消息的分析速度和质量都存在差异。比如说东方财富,我相信全国绝大部分投资人都会关注东方财富的新闻和评论,但是也没有看到一条评论出来,大家都马上去追捧同一支股票的现象。

 

如果我们假设每个人都是非常理性的,用了同样的工具,立刻就做出相同的投资行为,消息的价值立刻被反应到市场的价格中去,那这个市场就是非常高效的。但是目前的市场还远远不是一个高效市场。很多假设的发生从现实情况来看还只能是假设,但是我并不否认从理论上来讲,如果足够多人做了这个事情,那么这件事情、这条新闻的价值很快就没有了。

 

机器会否代替人工?

 

零壹财经:机器会不会替换掉一些原来分析师的工作?

 

任凯:智能投研未必会让现在的一些分析师丢工作,当然我也不能保证完全没有这个可能性。智能投研的主要目的是能把现在人工做的事情做得更快更好,或者给机构带来新的商机。比如说,客户打电话给销售人员,想知道某个事件发生会产生什么影响,这个事件和他的标的之间有什么相关性,怎么做调整。如果在以前的话,客户告知需求后,分析团队就开始分工为客户做分析报告。使用了智能投研情况就不一样了,客户只要告诉销售具体的事件和标的,我们用机器就可以快速分析出量化结果。

 

零壹财经:现在已经可以这样用了吗?

 

任凯:<